• 2013-02-05

    进程

    Tag:

    所有“进程”小说的源头都是荷马的《奥德赛》,雨果的《悲惨世界》也不例外。对俺来说,《悲惨世界》是所有“进程”小说中最伟大的。它是宗教作品,整部书的主题是:救赎。整部书的结构:接力赛一样的救赎进程。那么多人,前世今生,好几十年,救赎始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和张力进行,一棒接着一棒。

    全书五部,第一部开头就写米里哀主教,赎买了冉阿让的灵魂;第二部一开头写滑铁卢战场,德纳第将马吕尤斯外祖父从死人堆里救出。这些看似闲笔之处,如同围棋大师胸有成竹的落子。在救赎的链条上,这部巨制真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悲惨世界》的因果链是一条救赎链,每一环都环环相扣,紧密相连。对俺来说,最有力量的一环是沙威的死。他的一生,是与冉阿让不断遭遇的一生。两人互相放生,最后一次,沙威放了冉阿让,但是违背了自己所信奉的,走投无路,自我了结。沙威的“走投无路”是文学史上最强大的走投无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