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04

    其实是谍报史

    Tag:

    《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20世纪30年代》,关于上海中共特科的披露,是俺读过最清晰的。1931年,顾顺章叛变,特科领导人Zhouenlai来做自我批评,1931年4月到1932年1月,特科改由石平领导。石平就是陈云。

    特科第三科红队负责处死叛徒。1928年,何家兴和妻子何芝华叛变。“陈赓指挥红队于清晨冲入这对夫妇住的旅馆房间,击毙了何家兴,其藏在床底下的妻子则受了重伤,一只眼珠被打出来。”

    从1928年9月起,共产国际东方书记处设立三个局:远东局、中东局和近东局。远东局包括中国等,局长米夫,成员有斯特拉霍夫等。斯特拉霍夫是化名,真名瞿秋白。

    俺一直觉着,Zhonggong党史早期史其实是一部谍报史。

    1938年4月28日,Maozedong签字收到30万美元的收条。书中收有照片。本书中有专门一节,“20世纪20-30年代共产国际对中共的财政援助”,非常详细,具体到每日支出、细目等,也有共产国际怀疑中共骗钱,发泄不满的书信档案。毛的收条是英国历史学家乔恩·Halidai在档案中找到的,“收到米哈伊洛夫同志交来30万美元”,不知米哈伊洛夫是谁?

    讲中共特科创立时,还着重写了杨登瀛,也叫鲍君辅,1928年2月,蒋介石开始筹建中统前身,杨登瀛负责具体筹建,中共特科亦与他关系密切,陈赓与他直接单线联系。

    今次买的另一本书《安娥传》,竟与此相关。安娥从苏联学习回国,1929到1932在中共上海特科工作,归陈赓领导。陈赓派她担任杨登瀛的秘书。安娥一生对她在特科的工作都守口如瓶。杨登瀛后来留在大陆,1969年12月9日在京去世,《安娥传》写了他的后半生,读之令人潸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