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09

    克利斯托弗

    Tag:

    樊老微博提到Christophe,他和其他两个人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少年冲浪队。想起以前写过一篇博客,关于他。

    下午四点,克利斯托弗倒满一杯二锅头。杯子放在玻璃桌面上,看上去像水。克利斯托弗喝下去也像喝水,面不改色。离晚饭还早,如果樊老不劝他,不知道他会喝下去几杯。晚餐,我喝急酒,频频跟克利斯托弗碰杯,他还是像喝水一样。

    我说,克利斯托弗,你是真正的酒鬼。他说,以前在法国,每天早上都要先喝一杯威士忌,手开始微微发抖,这一天才算开始。

    有一次,樊老带他去YEZONG会,小姐争着陪。很快,克利斯托弗就喝大,睡着了。樊老说,克利斯托弗的家伙大得很,小姐们都不信,樊老就把克利斯托弗的家伙掏出来,泡在一大杯红酒里。

    中学时,克利斯托弗和伙伴们一起吸大麻。他们经常去拉雪兹公墓,巴黎十一区和二十区中间,待在肖邦、普鲁斯特,或王尔德的墓前,喷云吐雾。事前,他们互相打电话,这样约,今天去跟肖邦吸会儿?

    克利斯托弗从过军,虽然他曾想方设法逃过役。他当过飞行员。有几年,他在加拿大找到份工作,开商务直升机,白天飞越海岬,晚上住在一个静寂的小镇上。

    克利斯托弗没结婚,也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在巴黎和香港,他各有一个情人。巴黎那个是法国女人,香港那个是日本女人。克利斯托弗爱过一个女人,爱了十八年。期间,那个女人跟别人结婚,有孩子,离婚,又和另外的人结婚,又有了孩子。克利斯托弗爱她一如既往。她是个中国女人,北京人,曾留学日本,回国在大学里教日语。

    我说,克利斯托弗,你跟她睡过觉没有?克利斯托弗笑笑,不吭声。

    克利斯托弗是法国人,但很少在法国待。他会在巴黎工作一段,在香榭丽舍大街,蹬三轮,拉中国观光客,挣了钱,再回中国。

    克利斯托弗经常在海南工作,每次一年,在一家日本公司,做冲浪教练。

    有一晚,在另一个城市,他喜欢上一个海南女人,请她吃大餐。晚上探讨上床时,那女人发现他是个没钱的外国人,走了。克利斯托弗身无分文,走了八十公里路回家。

    克利斯托弗喜欢美国的硬汉侦探小说。他说法国也有这样的小说。平时,克利斯托弗有个本子,经常写些什么。我也喜欢硬汉派,所以,我和克利斯托弗有的聊。

    我说,克利斯托弗,你想当作家吗?克利斯托弗笑笑,点点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