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13

    怒火之花

    Tag:

    早上看新闻,《一九四二》票房不如预期,想从另一个角度说说感受。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也有一段大规模农民逃荒的历史,作家斯坦贝克为此写了一部报道性的长篇小说《愤怒的葡萄》,也是写了一家人逃荒的历程,也是从东向西。斯坦贝克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俺是上大学时读的《愤怒的葡萄》,还喜欢斯坦贝克的其它小说,《人鼠之间》、《伊甸之东》等。在中国,斯坦贝克是个被忽视的作家。

    俺更喜欢据此改编的同名电影的译名,《怒火之花》,这是俺喜欢的约翰·福特的代表作之一,他的家庭三部曲之一。这部片是黑白片,亨利·方达主演。俺看过好几遍,每次都喘不过气。

    同样表现灾荒和逃荒,《怒火之花》与《一九四二》最大的不同,是其中有救赎,互救和自救都有,主要是自救;生存需要和灵魂拯救都有,主要是灵魂拯救。

    《一九四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救赎。确实,现实中没有,真实的现实是,这个民族无救。但是,这是一部电影。电影作为一种商品,它的本质不是反映现实,而是造梦。这是所有好莱坞电影类型的根本,包括那些现实主义类型。中国电影人不搞清这一点,中国电影工业永远没有做大的可能。

    拯救是一种力量,救赎如同鸦片。在此意义上,电影如同毒品,观影如同吸毒。《少年派》与《一九四二》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产品,区别就在这里。《少年派》是毒品级别,《一九四二》不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