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12

    莎剧和荒诞派戏剧

    Tag:

    时间:1958年8月4日;地点:徐水县;人物:王、吏。

    王:“怎么吃得完那么多粮食啊?你们粮食多了怎么办啊?”
    吏:“粮食多了换机器。”
    王:“又不光是你们粮食多,哪一个县粮食都多!你换机器,人家不要你的粮食呀!”
    吏:“我们拿山药造酒精。”
    王:“那就得每一个县都造酒精!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酒精啊!”
    吏:“。。。。。。”
    王:“粮食多了,以后就少种一些,一天做半天活儿,另半天搞文化,学科学,闹文化娱乐,办大学中学,你们看好么?社员们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顿也行嘛!”

    读起来像不像贝克特的剧,或尤奈斯库的剧,或阿达莫夫的?或者精神病院两个病友间的对话?或者如莎剧《麦克白》第五幕第五场的有名台词:“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痴人说梦”、“喧哗与骚动”、“没有任何意义”,莎剧说的,基本可以概括差那1956-1966-1976的历程。

    此对话出处:河北会议纪要/1958年8月4-5日和《人民日报》1958年8月4日及8月11日头版。俺是从冯客著《MAO的大饥荒》中读到的,这本书中,引用的这样的对话还有很多。

    冯客著《MAO的大饥荒》是建立在档案基础上的严谨的史学著作,俺读之却像读莎剧,和荒诞派戏剧。荒诞派戏剧的最重要源头是莎剧,俺曾在《哈姆莱特一九九零》一文中写过。

    王元化老先生有一句论述莎剧的话,俺印象极深,他说莎剧展现了人类的Passion。俺理解,Passion,是人的欲望总和。如果让俺用一句话说莎剧的本质,俺会说:莎剧表现的是权势人物的Passion。

    小人物的Passion,无关紧要,但权势人物的Passion却会影响更多的别人,甚至历史。如果占据权势位置的人物是个小人物,这个小人物的Passion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如果这个小人物又是个有心理疾病的人呢?

    莎士比亚写了各种各样的权势人物,疯了的,有心理疾病的,都有。《理查三世》便是。莎士比亚还写了各种各样的臣,佞臣,弄臣,各种。

    读冯客这本大饥荒著作,这些都可以看到,疯了的、有病的王和各种佞臣、弄臣。

    读过从心理学角度写的希特勒传和斯大林传,强烈期待从心理学角度写的毛传。

    冯客书中有一句,“因为毛已经习惯于以自己为中心来解释世界”。这话说的好,这是标准的、典型的“小农”心理,特点是封闭与隔绝。

    一直思考,那些喜好毛的人群的共同心理基础是什么?现在有答案了。其实一点都不复杂,其实就这么简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