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04

    一九四二

    Tag:

    看完《一九四二》,非常喜欢。叙事清晰而完整,繁而有序。线索不多,更不乱。震云哥是俺心目中最好的当代差那作家,不是之一。神父那条线非常重要,那是俺感受到的这部电影的主题:这个种族没救,上帝也救不了。还有,看电影这点事,信自己就是了,别听信任何人的瞎鸡巴说。

    影片中,屹立在中原村庄的教堂,让俺最感动。1995年初春,为筹备《故乡天下黄花》,俺去山西洪洞县乡下,寻找震云写过的奎生夫妇,见过很多这样的教堂。陪俺的县委宣传部长说,洪洞县的天主教徒,比洪洞县的党员多多了。那是1995年,不知道现在是怎样?

    看一部电影,各自有感受,感受各不同,才对。为什么要求同?很困惑。思之,还是小农社会的病。人群不是以个人,而是以各种小圈圈为基本单位,发小圈、闺蜜圈、酒肉圈,等等。在一起谈一个事,有异议就坏了“熟人社会”的规矩。所以,一定要求同,一定要一起互相吐沫儿。

    从叙事角度说,题材和主题,不是一回事。灾荒、饿死人,只是《一九四二》的题材。刘震云自己说,这部片的主角是最后出场仅35秒的妮儿,主题是“娘是从哪儿来的”。一九四二年河南发生灾荒,饿死三百万人,这是果,因是什么?影片进行追问,也呈现了。但这不是这部影片的主题。

    俺感受,影片的主题是对造成一九四二年灾荒饿死三百万人的原因的追问,为什么是这样的原因?这是终极追问。白修德和美国神父的对话讲到了。白修德说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神父说他在这里三十年,前十年还明白,后来就越来越不明白了。各位聪明人儿,你们明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