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2

    物理学与历史

    Tag:

    《费曼讲物理:相对论》,“相对论向我们表明,在一个坐标系中测量到的位置和时间,以及在另一个坐标系中所测量到的,两者之间不再是我们的直觉观念所预期的那种关系。”

    “当我们观察一个物体时,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性质,可称之为‘视宽度’,还有一个性质,可以称之为‘深度’。但是,宽度和深度这两个概念并不是物体的基本性质,因为,如果我们走到一旁,从一个不同的角度观察同一个物体,就会得到不同的宽度和不同的深度,而且,我们可以导出一些公式,用来从原来的量和所涉及的角度计算新的量。”

    “人们可能会认为,一个给定的深度是所有深度和所有宽度的一种‘组合’。假如物体是永远不能动的,而且我们总是从同一个位置观察一个给定的物体,那么,这整件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将总是看到‘真实的’宽度和‘真实的’深度,而且,它们看起来似乎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因为一个量表现为对着视角方向的弦,而另一个量则涉及眼睛的聚焦甚至直觉;它们似乎是完全不同的量,并且永远不会被混起来。正是由于我们能够四处活动,因此才会认识到,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度和宽度只不过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的方面。”

    本次接班大戏,多方角力,读解之,宜摒弃各种意识形态、对与错、善与恶等角度,回到物理学。面对“支那”这个物体,历史和现实,如何认知?物理学是硬道理。

    本书摘抄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