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1

    精准观察

    Tag:

    今日8时09分,“上海人李劼”新浪微博:“一九四九年以后的中国农民文学,依次走过四种形态:从高玉宝的伪造行骗,到浩然以高大全形象推出的假大空;从二月河历史小说的皇帝图腾,到莫言小说脱裤子放屁式的夸张。这种夸张的目的,不在于放屁,而在于露腚。上述四种农民文学形态所共同具有的叙事基因,是农民的狡猾;并且越是装得憨厚,越狡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