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26

    行尸走肉

    Tag:

    看以色列戏剧《敌人:一个爱情故事》,想到行尸走肉这个成语。行尸走肉,这个戏的主题。

    还想到阿多诺那句名言:“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这是一部哲学处境戏,表达的是人活着的意义。全剧的核心是,大屠杀发生时,上帝在哪里?当答案无解,如何活下去便成了问题。

    与支那人的“活着”哲学不同,“奥斯威辛之后”,犹太人赫尔曼幸存下来,活着的意义不在了,跟尸体一样,死,反而找到活着的意义。情欲,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行尸走肉而已。

    对这个戏印象最深的是文学和表演。设计、灯光、音乐等都是为了突出文学和表演。

    这个戏也是一部荒诞派戏剧,表达了人类的终极悲痛,活着,但走投无路。这是一种比死亡更悲痛的悲痛。

    二十世纪,称得上人类浩劫的有三:大屠杀、大清洗和大饥荒。支那占其一,浩劫之后,人如何活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