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9

    Tag:

    曹长青:“在昆德拉还活着的时候,无论诺奖发给亲共、浅薄的莫言,还是发给反共、浅薄的高行健,都是对昆德拉和从他的作品中更深刻地理解了共产文化的读者们的侮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