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09

    业务杂感

    Tag:

    俺为什么喜欢《新闻调查:大学生/小老板》这期节目?对它有什么不满足?

    这其实可以反映一个非常大、非常重要的主题,在对支那文明最重要的教育问题上,他们在创造未来。在教育文明和伪教育文明的边疆,他们建立了前沿,开疆拓土,已经有了自己的版图。这是自发的教育特区,其后面的来龙去脉,绝对是世界级的题材。

    俺把这期节目当新闻看,因为俺是看这期节目才知这个学院的存在。但是,作为深度报道节目,俺对这期节目很不满足。

    要是俺做这期节目,不会让主持记者代替反对这种教育的人虚拟问问题,而会去直接采访那些反对者,倾听他们的声音。这还不够,还要报道他们是谁?在什么地区?为什么反对这种教育?他们认为的好的教育是什么?

    这种教育在浙江,在义乌出现,并不是偶然的事情。义乌的全球小商品集散地背景,和淘宝网的出现,使这种学生创业成为可能,教育和就业和人生事业合为一体,这后面反映了非常大的经济方式转型。俺会去访问这两方面对这种教育的意见。

    这种性质的学校在国内其它地方还有没有?有或没有,为什么?

    主持记者虚拟的所有问题可以归结为一个质疑:对“小商贩”的态度。那是一种整体性的歧视和鄙视,非个人所能为。这才是要命所在,文明的根本区别的活标本。在西方文明中的常识性问题,在支那文明中遭受绝大多数人的歧视,不只是本朝,几千年如此,为什么?

    这背后是文化的问题?种族的问题?还是党国的问题或意识形态的问题?那些质疑的人为什么有这样的态度?他们有多大的代表性?为什么?

    把这期节目做成“文明的边疆”或“教育的前沿”,也未尝不可。俺甚至觉得,义乌工商学院创业学院比深圳南方科技大学还了不起,起码可以相提并论。

    这类节目不是告诉观众新闻是什么,而是呈现新闻背后是是什么,为什么。比如这期节目,义乌工商学院开设创业学院不是新闻,这种教学引起巨大质疑和歧视才是新闻,这背后是什么?为什么?

    最后,千万不要说节目时间有限,容量不够。一期容量,上述部分,都可以做进去。这类节目主要应该是信息和信息链。这期节目的信息太单一、太简单、太重复,浪费了节目时间和容量。

    俺不做媒体,喜欢研究深度报道。以上所感,不是批评,虚拟探讨,而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