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8-30

    文学性和报道性

    Tag:

    连买两期《三联生活周刊》,对“新JIANG”那期很失望,“土耳其”这期则很惊喜。

    “新JIANG”封面应该是举全社之功,差不多全本篇幅;“土耳其”就是土摩托一己之力,正常的封面故事篇幅。

    一直感觉,这个杂志有两种气质,俺称之为“文学性”的和“报道性”的。报道性这部分力量应该是以李鸿谷为主。

    很多期以历史为封面故事,也是报道性的,俺都喜欢。李鸿谷新出的那本书,谈到了做这些历史报道的原则,更重要的是还有方法论。

    对俺来说,“新JIANG”那期,就是“文学性”的,俺想知道和了解的,关于新JIANG的信息都没有。最奇怪的是那么多篇稿子,从头到尾连个地图都没有。俺对文人的感怀和抒发一点兴趣都没有。《三联生活周刊》不应该是一本散文集杂志。

    “土耳其”这期是“报道性”的,俺非常喜欢。昨天傍晚,游泳前,买了杂志,读了,给土摩托发短信,报告了读感,并说要写博客夸。土摩托回短信:“别夸的太很。”俺哈哈大笑,土摩托最近一直说自己情商有提高,看来是真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