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28

    支那是一个系统

    Tag:

    巴菲尔德《危险的边疆:游牧帝国与中国》,袁剑前言,“正如社会人类学家施坚雅所指出的,‘中国’不应被简单地理解为是一个均质化,‘铁板一块’的单一实体;它是经由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发展并不均衡的一系列地方区域之间的互动与整合而形成的一个系统。这反映到中国边疆史上则又表现出某种‘复合性’。这种融汇‘主体性’与‘复合性’的‘边疆记忆’在中国自身的文本表述中有着特有的记录方式与表述系统,而与西欧、美国甚至在俄国的边疆历史发展史存在着结构性的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