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13

    读书记

    Tag:

    从今天起,开始给《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写专栏,“读书记”。

    最高任务和内在过程

    去年八月下旬,在北京首都剧场,连续看了三场莫斯科艺术剧院的访华演出,剧目分别是:契可夫的《樱桃园》、布尔加科夫的《白卫军》和拉斯普京的《活下去,并且要记住》。节目单上,剧院艺术总监致辞,说莫斯科艺术剧院差不多演遍了全世界,但却是第一次到中国演出。
       
    这也是我看完这轮演出后最大的疑问,作为演剧界言必谈斯坦尼的中国,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创建的剧院居然在2011年才第一次访问中国。为什么?有段时间,我见人就问,没有人说得清。
       
    今年6月6日,在国家话剧院的排演场,我遇到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副主任姜涛老师。他赠送我一本他的新著《中国演剧学习实践:斯氏体系讲略》,文化艺术出版社2012年5月版。

    这是一部大作,全书四十万字,几天内读完后,我彻底解了去年看完莫斯科艺术剧院访华演出后的那个巨大困惑。

    《中国演剧学习实践:斯氏体系讲略》是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研究项目的成果,作为一部学术著作,本书的特点是扎实不花哨。全书分四讲:“对斯氏体系及俄苏新演剧的早期译介”、“对斯氏体系原理的早期实践与理论研究”、“向苏联专家学习斯氏体系的教学与创作方法”和“我国戏剧家对民族演剧道路的探寻”,全面、深入地梳理了斯坦尼体系与中国的关系及其来龙去脉。
       
    中国演剧工作者对斯坦尼体系的大规模全面学习,始于1954年,苏联专家在国内戏剧院校进行表、导演实践时期,当时学习者主要集中在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中国青年艺术学院和北京人民艺术学院。两年之后,中苏两党意识形态分歧,又三年后,两国交恶,然后,中国开始由上至下批判斯坦尼体系。
       
    姜涛说:“我们曾经如此接近掌握斯坦尼体系的精髓,然而很快又远离了它。”

    作为当年学习斯坦尼体系的重镇,中央戏剧学院保留着当年苏联专家在中戏的教学过程的记录,这是斯氏嫡系传人所传授的阐明斯氏体系创作原理的实践与理论这两个方面的第一手资料。姜涛老师作为中戏的教学者和研究者,在本书中充分发掘了这些文献资料宝贵的理论价值和历史价值。

    这是一本历史著作,也是一本表演理论著作,对我来说,全书更重要的价值,是追问斯坦尼体系到底是什么?作为同样受斯坦尼体系影响的两个国度,姜涛对中国和美国对斯坦尼体系的接受进行了比较,“中美两国戏剧家在如何开始学习斯氏体系上的不同点在于,中国人先读了很多年的书,照着书本自己揣摩着练习;美国人是先看了俄国人的戏,再当面跟着俄国老师学演戏、办剧团。”

    同样言必谈斯坦尼,同样绕不过斯坦尼,在美国,斯坦尼的传承和方法是看得见、摸得着、说得清的;在中国,则是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

    我书架演剧类中还有另外一本书,(美)理查德•A•布鲁姆的《美国电影表演艺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遗产的继承》,王浩译,北岳文艺出版社,1992年版,首印4000册。这本书以前读过,读完姜涛这本著作后,我又读了一遍,收获又有不同。
       
    布鲁姆这本书全面回顾和评述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对美国电影表演的深刻影响。作为喜爱美国表演(戏剧和电影)的人,我熟悉太多方法派的演员,从马龙•白兰度、保罗•纽曼、简•方达、玛丽莲•梦露,到达斯汀•霍夫曼、罗伯特•德尼罗、梅丽尔•斯特里普和艾尔•帕西诺,还有我最喜欢的舞台剧和电影导演伊利亚•卡赞,他是美国著名的方法派的创始人,还有集体剧院创始人李•斯特拉斯伯格,他以“误读”斯坦尼而著名,索性将自己的实践称为新方法。
       
    读布鲁姆这本书,将这一切都联接起来了。与中国演剧界隔靴搔痒、被动接受不同,美国演剧界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关系是直接互动,1934年,集体剧院的另一个创始人阿德勒在巴黎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相遇,每天五小时,持续一个月,斯坦尼向阿德勒解释自己的体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晚年,甚至认为电影表演完成了戏剧表演达不到的东西。

    李•斯特拉斯伯格强调斯坦尼的情绪理论,阿德勒认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专致于剧本的环境,或者剧本中紧张场面的背景。在这以前集体剧院总是通过感官回忆进行工作,而不是通过剧本所提供的背景。”
       
    其实,李•斯特拉斯伯格也不能算是误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艺术大师,像所有大师一样,他从不固守自己,一生都在探求,他的表演体系分成好多个阶段,一直是动态的。

    斯坦尼体系有很多关键词,其中有两个最为重要:最高任务和内在过程。所谓最高任务,就是一出戏,或一场戏的意义;所谓内在过程,就是呈现这个意义的行动路线。

    1991年,我访问美国,在亚利桑那大学戏剧系,上过一堂斯坦尼课程。那门课就叫“内在过程”,教师选择的都是经典剧本,都是两个角色,各种人物关系,爆发前的一场戏。要求是,同样的人物关系,同样的爆发点,每组学生每次要呈现三种完全不同的到达爆发点的行动过程。

    与新闻写作一样,主题决定结构,不同主题带来不同结构。这个课程的秘密是,设定不同的最高任务,内在过程就会完全不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