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08

    “青阅读”今天创刊

    Tag:

    《北京青年报》今天开始,将书评独立成周刊,名“青阅读”,每刊16版。蒙晓春主编信任,俺又开始写“买书记”专栏,这是第一篇。

    叫天下的那个东西,其实很小

    “买书记”是我为《北京青年报》“读家酷评”版写过的专栏,因为晓春编辑的信任和鼓励,尝试一种读书随笔的样式。作为一个经常买书的人,每一单买书若干,多少不等,这一本与另一本,凑在一起,是书与书的相遇,也是书与人的因缘,是阅读的轨迹,也是命运的羁痕。

    我称自己为有效读者。有效指差不多每周买两次书。我每周看各种书评,发现对我有效的书评,都有三个特点:有效信息、信息量和体验式触发点。

    “买书记”不是书评,而是报道。我试图用报道的方式来写“买书记”,有五个W,购书人、时间、地点、购了什么书、为什么购等。在金山词霸查“报道”一词的词源,是古拉丁文,Report,Port是搬运的意思,Re是回来。搬东西回来,我就是这个意思。

    5月30日,傍晚,去万圣书园购书,计有:赵长天著《赫德传:大清王朝的英籍公务员》、(加)皮尔斯•斯蒂尔著《拖延心理学》、罗伯特•福西耶主编《剑桥插图中世纪史》三卷(350-950年;950-1250年;1250-1520年)和李扬帆著《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
       
    1998年,赵长天因为一个写作任务接触到赫德的历史资料,赫德和他人的通信,8024封,持续34年。这批函电后来全部译成中文,名《中国海关密档》,计500万字,厚厚九大本。一、二卷只有两千册,第三卷后各一千五百册,上海图书馆仅藏一套。

    我读过好几本关于赫德的书,赵长天的这本《赫德传:大清王朝的英籍公务员》只有十六万字,小开本,精装。材料全部来自档案,用了小说笔法,叙事简洁而干净。
       
    作为拖稿综合征患者,只看《拖延心理学》书名,就毫不犹豫买下。读过却很失望,啰嗦,不得要领,收获不大。
       
    三卷本《剑桥中世纪史》是五折书,插图精美。我对剑桥历史系列无条件信任,最主要还是最近开始大量阅读西方中世纪史,这三本只是我购买的中世纪史学著作中的一种。

    这次购书最大的惊喜是《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完全不知道著者李扬帆是谁。我在当天的博客里记下:“《涌动的天下》,近900页,一百多万字。第一次知道李扬帆这名,不知道是什么人,看简历是北大的副教授,学界藏龙卧虎。”

    李扬帆提出一种“大近代史”的概念。“所谓‘大近代史’,是从世界史的角度观察中国对外关系的历史脉络,不以欧洲以武力全面进入东亚为叙事基点,而以中国和东亚发生的一系列对后世产生深刻而长期影响的事件为叙事中心。”
        边读这本大书,边搜索李扬帆,5月31日,在亚马逊订了他以前出版的另外三本书,《走出晚清:涉外人物及中国的世界观念之研究(第2版)》、《晚清三十人》和《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

    李扬帆在北大教授外交史,这三本书分别出版于2005年、2008年和2010年,从观念到人对晚清民国外交关系进行了梳理。写了三本,其实只是为《涌动的天下》一本书做的准备而已。

    人与书的缘分实在奇妙,我如果先读了这三本,可能不会再买《涌动的天下》。但命运让我先买了《涌动的天下》,感谢命运,让我幸遇这本大书。

    “‘大近代史’本身没有起点,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中国‘大近代史’关注一种累积效应,即多重因素长期叠加和反复导致最后可明确的结果,并且不预设其必然目标和价值标准。这就是‘涌动的天下’的含义。”
       
    这本书将中国近世的起点定在1500年,中国世界观的变迁,即“天下观”在1500年-1911年之间的非线性变迁过程及其动因。
       
    我先将这本书翻阅了一遍,然后开始细读,还没有读完。6月1日,我在博客里写下读感“叫天下的那个东西,其实很小”:“中国人的骨子里,其实到现在还是‘天下观’。所谓天下,特点是封闭和隔绝,它其实很小,主要由眼前的和不知道的构成。你可以说华夏是天下,也可以说某个村、某个单位是天下。在中国,天下这个东西,其实很小;不光小,还很多,在中国,遍地都是。”
       
    正如书中所说:“每一段历史都有其‘尊严’。我们不是去发现历史的奥秘,而是去说明它。用吕西安•费弗尔的话来说:‘我们赋予历史以尊严。’”

    只有将历史联接起来,浑然一体,而非孤立和隔绝,尊严才会呈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