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30

    信仰印度化是中国之大不幸

    Tag:

    转“胡适先生论佛教”,以下为胡适文:

    在思想方面, 我曾经提过, 我几乎把一部禅宗史从头改写.

    一般来说, 我对印度思想的批判是很严厉的. “佛教”一直是被国人认为是三教之一(另外两教是”儒教”与”道教”). 可是无疑的”道教”已被今天的一般学术界贬低为一团迷信了. 道教中的(一套”三洞, 四辅”的)所谓圣书的<道藏>, 便是一大套从头到尾, 认真作假的伪书. 道教中所谓(“三洞”)的”经”---那也是<道藏>中的主要成份, 大部分都是模仿佛经来故意伪作的. 其中充满了惊人的迷信; 极少学术价值.

    至于佛教, 它至今还是日本,高丽,越南, 缅甸, 泰国和锡兰的”最主要的”宗教”甚或是国教”.许多人也认为中国虽然不完全是个佛教国家, 但也可以说是部分的佛教国. 我自己在这方面的工作, 可以说是破坏性的居多. 我必须承认我对佛家的宗教和哲学这两方面皆没有好感. 事实上我对整个的印度思想---从远古的(<吠陀经>)的时代, 一直到后来的大乘佛教, 都缺少尊崇之心. 我一直认为佛教在全中国”自东汉到北宋”千年的传播, 对中国的国民生活是有害无益, 而且危害至深至巨.

    当然打翻了牛奶, 哭也无用! 做了就是做了; 木已成舟, 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我把整个佛教东传的时代, 看成中国的”印度化时代” (Indianization period). 我认为这实在是中国文化发展上的大不幸也! 这也是我研究禅宗佛教的基本立场. 我个人虽然对了解禅宗也曾做过若干贡献, 但对我一直所坚持的立场却不稍动摇: 那就是禅宗佛教里百分之九十, 甚或百分之九十五, 都是一团胡说, 伪造, 诈骗, 矫饰和装腔作势. 我这些话是说得很重了, 但是却是我的老实话.

    就拿神会和尚来说罢. 神会自己就是个大骗子和作伪专家. 禅宗里的大部经典, 连那套<传灯录> -- 从第一套在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 沙门道原所撰的<景德传灯录>到十三世纪相沿不断的续录 --- 都是伪造的故事和毫无历史根据的新发明.

    这便是我的立场. 我这个立场,在中国, 日本, 乃至那些由于禅语晦涩难解, 反而为人所喜欢的英语国家里, 都不为(研究佛学的)人所接受. (因为)天下就有专门喜欢把谰言, 骗语当作宝贝的人啊!

    我个人对那种自动的把谰言, 谎语等荒唐的东西, 录成宝贝, 就是没有胃口!   所以我坚持”中国的印度化时期”, 是中国国民生活上一个大大的不幸!

    关于这种不幸, 可证明的方式实在太多了, 这里我不想深入讨论. 我只是坦白的承认, 我的任务之一, 便是这种”耙粪工作” (muckraking)(把这种中国文化里的垃圾耙出来)罢了. 我是有我的破坏工作好做的. 大体上说来, 我对我所持的对禅宗佛教严厉批判的态度---甚至有些或多或少的横蛮理论, 认为禅宗文献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欺人的伪作 --- 这一点, 我是义无反顾的. 在很多(公开讨论)的场合里我都迫不得已, 非挺身而出, 来充当个反面角色. 做个破坏的批判家不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