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31

    生命多么迂回,希望又是多么雄伟

    Tag:

    明天就是2012年,突然想起纪尧姆·阿波利奈尔,想起他的《蜜腊波桥》,第一次读这首诗是1980年,转瞬三十多年过去。在网上搜到,不知译者是谁。贴在这里,纪念过去的2011年。
      
    塞纳河在密腊波挢下扬波
    我们的爱情
    应当追忆么
    在痛苦的后面往往来了欢乐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脸对着脸
    在我们胳膊的挢梁
    底下永恒的视线
    追随着困倦的波澜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爱情消逝了像一江流逝的春水
    爱情消逝了
    生命多么迂回
    希望又是多么雄伟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过去一天又过去一周
    不论是时间是爱情
    过去了就不再回头
    塞纳河在密腊波挢下奔流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