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30

    战城南

    Tag:

    李白《战城南》:

    去年战,桑干源;
    今年战, 葱河道。
    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
    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惟见白骨黄沙田。
    秦家筑城备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燃。
    烽火燃不息,征战无已时。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
    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
    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
    乃知兵者是凶器, 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昨天去墓地,快轨上翻董衡巽老师写海明威的书,讲到战场描述,引用了李白这首诗。“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太牛逼了。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完全是黑泽明的电影。

    妈的,大学时古典文学课都白学了,统统要重新读。唉!学习这件事,借用高仓健在《追捕》结尾的台词,“哪有个完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