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23

    世界的影子

    Tag:

    昨天下午,去看大力的新作品展览,晚上,一帮老家伙在一起喝酒,德仁说他现在站着画半个小时,腿就开始疼,他说这是年轻时登雪山受寒,落下的病根。嗯,出来混,总要还的。

    展览名称:世界的影子——张大力个展
    展览时间:2011年10月22日- 2012年01月08日
    开幕时间:2011年10月22日(周六)14:00—18:00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村241号 北京艺门画廊

    张大力自述:“在我北京黑桥村工作室的西边有一块荒地,这里野草丛生,春天时长满紫色的小花。每天当我经过这片荒地时,我都在想如果它能永远存在该有多好,但我知道这地方在不久的将来,很快就会被轰鸣而来的推土机将其夷为平地,从此这些荒草,黑桥村和我的工作室也将不复存在,或许只能在地图上留下一个奇怪的地名,或者连名字也没有了,她们会从地球上消失。再也没有人会记住这个地方的和这些曾经的历史,一切都将随风而逝。这里可能会盖起一排排丑陋的钢筋水泥建筑。

    在北京这个巨大而冷漠的都市里,人们生活在那些由钢筋水泥筑成的洞窟里。当我们出行时,则又被汽车组成的金属洪流所压迫,我们得小心翼翼的穿越马路,自行车、行人、电动车无规则的挤成一团。盲道突然被水泥电线杆阻断,水井盖侧翻。

    在这个如绞肉机般的城市里,人们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欣赏和享受到自然的风光,公路两旁都是人工剪裁和修得整整齐齐的树木以及在节日来临时摆放的花坛。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的生活方式:“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也无法亲近自然,珍贵的古迹被愚蠢和贪婪、短视的人们所毁灭,我们离传统越来越远。2009年春天,我经过那块荒地时,突然想到在这个快速发展的现代都市里环境由谁来做主?谁才是城市的真正主人?我们永远被改造!永远被别人安排!

    在此之前,我已经对蓝晒成像技术做了一些研究:蓝晒法成像法不需要用相机,而是将柠檬酸铁铵与铁氰化钾混合试剂涂抹在画布的表面上,然后曝光于太阳下,紫外线与试剂发生反应产生氯化铁,没有受光区域的影子形成白色,而曝光部分则会变成蓝色,仿佛X光片。

    摄影术发明后仅三年,即1842年,John Herschel发现蓝晒法可将影像长期变成淡蓝色,他是第一个使用氯化铁而非氯化银摄影技术(银盐成像)的人。1843年,英国女子Anna Atkins从家族好友John Herschel那里学会了蓝晒成像法,此后她用这个办法记录并出版了《大不列颠的海藻》。这是一本记载了逾百种藻类标本的图册,她就是使用实物直接在阳光下曝光并留下影子。此书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仅存十三本。可以说,Atkins 是第一个使用蓝晒法的摄影师。7月,我开始用Anna Atkins的办法进行影像记录的试验,我记录下各种不同形式的花草的影子,效果令人惊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各种各样的实物,我发现了一个经由实物与影子互相组成的世界,这让我思考到我们的眼睛始终被实物所吸引,却往往忽略了影子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现实,其实它们是和实物不可分割的整体,也是现实世界的组成部分。

    这种技术可以记录下真实物体的轮廓而且与物质原大。我开始记录下我工作室周围那些将很快消失然后又在其他地方重新生长出来的野草,进而我又开始急切的记录下我周围日常生活中的人与物,这就是“世界的影子”。

    2010年的春天,我在北京正北郊区的昌平县山中,发现了一片辽代的古塔。我使用蓝晒办法,用大幅的棉布来记录下了塔的影子,那些塔的影子让我想起了都灵的“耶稣裹尸布”,它是塔的灵魂,是神秘宇宙留给世界的影像。那些塔经过风雨剥蚀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很快就消失了,但我试着将它的影子保留在画布上。

    在这些新作品里,我把大尺寸的棉布涂抹上化学药水,让人们在太阳光下站立,当人的影子投射到画布上几分钟后,他们就会永远的留在了画面上。影子是白色的,是宇宙里面的暗物质,也是永恒不朽的灵魂。它是真实物体的另外一面,而且将以这种形式永远的存在下去。

    影子非常奇妙,千姿百态。除了证明实物存在之外,影子还有着特别重要的价值及存在的意义,它们不仅仅是这个实物世界的附属品,更是一种标志着实物在阳光下所占用的空间的。

    物质的世界,构建并控制了我们精神,让我们感觉焦虑和烦恼。当我们保持冷静与安宁时,我们意识到自己掌控的世界仅是这个宇宙的一小部分,绝对不是全部。我记录的影子虽然只存在很短的时间,但通过阳光和技术,我抓住了它们,让它们能长时间地存在显现于我们面前,被我们凝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