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11

    去杭州

    Tag:

    九点航班,去杭州。

  • 2013-01-10

    书单

    Tag:

    万圣购书,2013第一单:杨晓丽《从圣乔治到“尤利西斯”:从英国历史到英国文学》、(美)肯·丹西格《电影是视频剪辑技术:历史、理论与实践》、徐浩峰《武士会》、(英)罗纳德·哈里·科斯/王宁《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诺曼·卢克曼《写好前五页:出版人眼中的好作品》、(美)西蒙·查特曼《故事与话语:小说和电影的叙事结构》、(美)杰拉尔德·格拉夫、凯西·比肯施泰因《学术写作要领》和沈志华《无奈的选择:冷战与中苏同盟的命运(1945-1959)》(上下)。

  • 2013-01-10

    一代宗师

    Tag:

    关于《一代宗师》,俺在新浪微博的吐槽。

    1月8日16:47:上次胖导要请俺看《一九四二》,刚想去,他又说看完接着看《王的盛宴》,立刻吓着,赶紧说俺周二去看。结果招来黑导的慰问,送俺很多影券其实俺有卡,据说观影也是每天半价的。今天胖导又要请俺看《一代宗师》,俺又没去这回的理由是买碟看。确实,有些片影院看,有些买碟看,有些肿么也不看。

    1月8日16:58:胖导看完墨镜先生新片,写下性爱指南体的吐槽,密友可见,不能转发

    1月8日16:59:看完胖导吐槽,俺决定,墨镜新片,连碟也不看了。

    1月9日13:02:刚看完上午场《一代宗师》,吐个槽。牛逼的电影,非常喜欢。武侠与戏曲一样,骨子里是诗。诗到最后,拼的是境界和情怀。整部片主题是逝去的武林,王家卫以电影为诗,向宗师们致敬,情深意重。此前,俺曾对此片心存过不敬之念,就此收回。给你敬个礼!墨镜先生。

    1月9日13:04:此片俺还要再进影院看一遍,还要买碟,再看N遍。当代华语影坛,有三个师傅让俺高看,李安、侯孝贤和王家卫。师傅们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这么牛逼。看过《少年派》和《一代宗师》之后,期待《聂隐娘》。

    1月9日13:10:至此,华语武侠片不是上了一个台阶,而是展开了另一个方向。

    1月9日13:37:以前,俺曾经自问:中港台,选最好的片,只一部,各是什么?自答:台湾《悲情城市》;香港《花样年华》;大陆《一江春水向东流》。祝贺墨镜先生,《一代宗师》又找回了《花样年华》的水准。

    1月9日17:42:《花样年华》和《一代宗师》有个共同美学原则:王家卫懂“留白”,而且留的好。

    1月11日11:11:徐皓峰:“王家卫对北方武林很感兴趣,之所以寻访3年,是因为要了解北拳南传的历史。上世纪30年代一次,解放前一次,都是大量的北方拳师南下。他想拍一个故事,关于南方武人叶问跟北方武人的交集。”

    1月12日11:12:徐浩峰:“我们当时考虑的是,不单要写一个叶问,光写一个人是很局限的。《一代宗师》要写历史的隐情。在叶问的历史上,有一段时光是查无实据的,他到底去哪里了,干了什么事情,有一段空白,只有一点点蛛丝马迹。《一代宗师》就是对叶问历史上这个空白的猜测。”

  • 2013-01-09

    克利斯托弗

    Tag:

    樊老微博提到Christophe,他和其他两个人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少年冲浪队。想起以前写过一篇博客,关于他。

    下午四点,克利斯托弗倒满一杯二锅头。杯子放在玻璃桌面上,看上去像水。克利斯托弗喝下去也像喝水,面不改色。离晚饭还早,如果樊老不劝他,不知道他会喝下去几杯。晚餐,我喝急酒,频频跟克利斯托弗碰杯,他还是像喝水一样。

    我说,克利斯托弗,你是真正的酒鬼。他说,以前在法国,每天早上都要先喝一杯威士忌,手开始微微发抖,这一天才算开始。

    有一次,樊老带他去YEZONG会,小姐争着陪。很快,克利斯托弗就喝大,睡着了。樊老说,克利斯托弗的家伙大得很,小姐们都不信,樊老就把克利斯托弗的家伙掏出来,泡在一大杯红酒里。

    中学时,克利斯托弗和伙伴们一起吸大麻。他们经常去拉雪兹公墓,巴黎十一区和二十区中间,待在肖邦、普鲁斯特,或王尔德的墓前,喷云吐雾。事前,他们互相打电话,这样约,今天去跟肖邦吸会儿?

    克利斯托弗从过军,虽然他曾想方设法逃过役。他当过飞行员。有几年,他在加拿大找到份工作,开商务直升机,白天飞越海岬,晚上住在一个静寂的小镇上。

    克利斯托弗没结婚,也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在巴黎和香港,他各有一个情人。巴黎那个是法国女人,香港那个是日本女人。克利斯托弗爱过一个女人,爱了十八年。期间,那个女人跟别人结婚,有孩子,离婚,又和另外的人结婚,又有了孩子。克利斯托弗爱她一如既往。她是个中国女人,北京人,曾留学日本,回国在大学里教日语。

    我说,克利斯托弗,你跟她睡过觉没有?克利斯托弗笑笑,不吭声。

    克利斯托弗是法国人,但很少在法国待。他会在巴黎工作一段,在香榭丽舍大街,蹬三轮,拉中国观光客,挣了钱,再回中国。

    克利斯托弗经常在海南工作,每次一年,在一家日本公司,做冲浪教练。

    有一晚,在另一个城市,他喜欢上一个海南女人,请她吃大餐。晚上探讨上床时,那女人发现他是个没钱的外国人,走了。克利斯托弗身无分文,走了八十公里路回家。

    克利斯托弗喜欢美国的硬汉侦探小说。他说法国也有这样的小说。平时,克利斯托弗有个本子,经常写些什么。我也喜欢硬汉派,所以,我和克利斯托弗有的聊。

    我说,克利斯托弗,你想当作家吗?克利斯托弗笑笑,点点头。

  • 2013-01-09

    叙事产业

    Tag:

    叙事,对俺来说,就是:重新命名和重新建构。命名是世界观,建构是方法论。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对俺来说,叙事,是产业。这个产业很大,延伸链很多,门槛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