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6

    定位和流水线

    Tag:

    “1939年是类型片的一次高潮,因为‘定位’正是大片厂在应对大萧条时采取的措施之一,定位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意味着将片厂类型化,便于避免与其他厂共享过多共同市场,并在特定观众群中取得威信。片厂类型化成了黄金时代的一大特点,比利-怀尔德在1980年代评价说,你只要看到电影,就知道它来自哪个片厂,或者你看到了片厂LOGO,就大致了解了电影的方向。”

    “在格里菲斯遭遇了空前的失败之后,好莱坞列强,五大公司的派拉蒙、华纳、米高梅、二十世纪福克斯和雷电华,再加上环球、哥伦比亚和联美三小,都接受了亨利-福特式的流水线工厂体系。”

  • 2009-11-05

    总体艺术

    Tag: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院长吉林盖利聘请电影导演维斯康蒂做歌剧院的导演,维斯康蒂与卡拉丝合作,从1954年的《贞洁的修女》开始,开启了斯卡拉歌剧院的黄金时代,到1957年二人最后一次合作《伊菲格尼亚在陶里德》,黄金时代延续了整个五十年代。

    维斯康蒂和卡拉丝珠联璧合,维斯康蒂非常渴望开采卡拉丝的全部才华,卡拉丝本人则说:“我简直受宠若惊,一个大贵族居然把我当作大牌演员来对待。”

    维斯康蒂的歌剧概念是“总体艺术”,意味着景观、戏剧与音乐共同达到的最高标准。我国那位电影导演尝试的歌剧,除了“音乐”之外,只有“景观”,没有“戏剧”。而且,他所呈现的“景观”,是不是“景观”,也还难说。

  • 2009-11-05

    1939年

    Tag:

    本期《看电影-午夜场》非常好,以1939年为专题,“温故1939”。1939年是好莱坞历史上非常重要的年份,这一年,好莱坞经典模式开始成熟,黄金时代由此真正发端。

    “以大制片厂为中心”、“以类型片为卖点”、“以导演风格为第一要素”、“以明星效应为基本原则”,经典好莱坞,电影工业的精髓,就是这些了。

  • 2009-11-05

    改良与革命

    Tag:

    昨天到今天,博客大巴登陆不了,还好,现在可以上了。开始在这里写博,希望一天不拉。

    早五点多即自然醒,生物钟养成。八点去游泳,泳池里就我一个人。下午去798谈事,在C咖啡,环境不错。

    读完美国历史学家周锡瑞(Joseph W.Esherick)著作《改良与革命-辛亥革命在两湖》,对1911年发生的事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喜欢美国历史学家的著作,他们著史,大体有两个共同点,一是依靠原始档案;二是报道写法。

    “本书的分析对中国史学界关于辛亥革命的某些定论亦持有不同的看法。中国史学界对辛亥革命的研究往往集中在由孙中山领导的职业革命活动家的身上。他们在国外的宣传和组织活动以及在中国的零星起义被看做是最终导致1911年武昌起义的原因。但我认为革命的起源必须在中国国内追寻,而不应该在海外的革命者中去寻找。”

    本书描述了1898年湖南的改良活动、全国范围的“百日维新”、庚子年以汉口为中心的自立军起义、1906年的萍浏醴暴动、1910年的长沙抢米风潮等具体的社会事件。书中一个结论是“辛亥革命是政治的进步,社会的倒退。”

    章开沅为本书作序,“本书广泛地运用了大量英国的和日本的外交档案,特别是一些领事和情报人员关于两湖(湖南和湖北)各地情况的报告,提供了不少颇有参考价值的资料。” 

  • 2009-11-04

    血族关系

    Tag:

    上周五,列维-施特劳斯在巴黎去世,享年一百岁。他是影响过我的人,转一篇去年十月六日的博客,以为纪念。

    有一段时间了,我都在追踪二十世纪法兰西那些杰出的大脑。比如费尔南-布罗代尔,比如雅克-拉康,比如列维-斯特劳斯。
     
    列维-斯特劳斯说:“血族关系的基本结构是指……这样一些系统,它规定可以与某种类型的亲戚结为姻亲。结果,这些系统一边把社会的全部成员都界定为亲戚,一边把他们划分为两个范畴,即可以与之结婚的与不可以与之结婚的。”
     
    这是《血族关系的基本结构》的基本思路。对于正在读史和写史的我来说,这种史观和史感非常对胃口。
     
    我读了人大出版社的《列维-斯特劳斯传》,并且知道它是人大社一整套“列维-斯特劳斯文集”中的一本。这套文集一共14本。1、《结构人类学》(1-2);2、《野性的思维》;3、《神话学:生食和熟食》;4、《神话学:从蜂蜜到烟灰》;5、《神话学:餐桌礼仪的起源》;6、《神话学:裸人》;7、《面具之道》;8、《遥远的目光》;9、《人类学讲演集》;10、《嫉妒的制陶女》;11、《猞猁的故事》;12、《看-听-读》;13、《种族与历史-种族与文化》;14、《列维-施特劳斯传》。
     
    这么一大套书,我想先去书店翻一翻,然后再到网上订。
     
    我给万圣书园打电话。书店说有,然后我就去了。进得书店,店员说,这套书没放在架上,在库房,300元以上的书都在库房里,得订购。我说打过电话,说有。他说,你没订购,就不可能给你取出来。我有点怒,说没看过的东西怎么订购?万圣书园是我最喜欢的书店,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感到不爽。另一个店员过来,说架上有。我过去看,多为精装,不全,全包着塑料膜。我说要拆开看,店员说可以。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书店卖的书都包上了塑料膜。不让拆看。我印象中,国外没有。我的原则是,不让拆看,就不买,坚决不买。书这种商品,不让翻看,怎么买?现在都在网上订购书,到书店的理由和乐趣就是翻看。不让翻看,为何要来书店?这一点,三联书店和万圣书园做得好,每本书都拆开一本,供读者翻看,如有没拆开的,就让你拆开一本。
     
    我其实是找《血族关系的基本结构》,想知道它收在文集的第几卷中。万圣的文集不全。我打电话给人大出版社书店询问,说有,很热情。
     
    去人大出版社书店,真有。精装的,全包着塑料膜。我问有没有平装的?可不可以拆开看?女店员说,不可以拆。我很坚决,那就不买。她又说架子上有拆开的。去看,不全。也有平装的,也不全。问她,这套书为什么要印精装的?价格贵,拎起来又重。女店员说,这是给领导出的。我明白她的意思,领导不需要买,所以不觉得贵;领导不需要拎,所以不觉得重。说白了,人大出版社这套列维-斯特劳斯文集精装本是当礼品出的。我只是奇怪,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各种社科院长,谁会看列维-斯特劳斯呢?即使不看,在办公室或家里的书架上摆一套,也很不靠谱。何人,因何事,买列维-斯特劳斯文集送何领导?是为疑问。
     
    跑了两家书店,还是没查到《血族关系的基本结构》。上网搜,搜不到任何书讯。短信问宋石男。Siyi很认真,先是凭他博闻的大脑,迅速告诉我说,没有中译本。这都是十一前的事了。今天,经过科学鉴定,siyi正式短信我:“已确定此书在港台大陆均无译本。”我回他短信:“这可以说是列维-斯特劳斯第一重要的著作。中文翻译了他那么多本,没有这本,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