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1

    时代的酒场

    Tag:

    早上自然醒,才知昨夜吐在家里。老婆说两人送我回来的,只认得老六。电话老六,知另一人是渲,严重感激他们。不记得怎么离开白公馆的了,失忆。

    昨天上午,在深圳,都市实践事务所,头脑风暴,直到下午,16:30航班,少有正点,惦记着N多天前定下的精品老男局。这次去深圳前夜,老男局喝酒,回来当夜也是。

    飞机本来19:30落地,提前了二十分钟。19:10落地,19:25出2号航站楼,乘机场快轨,19:50到三元桥,过家门而不入,直赴酒局,19:53换上10号线,20:08分到双井,20:11打上出租车,20:27到东五环外京城雅居白公馆。

    他们已经喝了两个多小时了,我不知怎么喝多的,也不知怎么离开的。早上看,行李都在。再次感激老六和渲。

    原来有个原则,不吐家里,昨夜原则破了。再次想起《兆治的酒馆》片尾曲,高仓健唱的《时代的酒场》。

  • 2009-11-20

    均势已去

    Tag:

    《激变时代的文化与政治:从新文化运动到北伐》,罗志田老师讲的是那些年间的局势。

    “一位高级将领魏益三后来回忆:‘1926年,在中国近代史上是最动荡的一年。在这一年,北洋军阀的统治已经处于崩溃的前夕,军阀混战的次数最多,动员的人数最大,涉及的地域最广,而大小军阀之间相互火并、离合相拒的形势也发展到最微妙的程度。’”

    “这是一幅均势已去,故任何一股力量均可以影响大局的典型图像。……一旦均势开始崩溃,一支小部队的立场转换就可能发挥影响全局的大作用。”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许仕廉在1926年观察到:‘目下中国心理的环境,最为悲惨,其原因就是无英雄可崇拜。现在一般大头目小头目,谁也不崇拜谁。’”

    近代史上有很多怪胎,其中之一是冯玉祥。冯玉祥号称“倒戈将军”,“对几乎所有的上司和同盟者,皆有不同程度的倒戈行为,他最后也因部下倒戈而失势。”

    刚到中国的苏俄顾问感到奇怪的是,“国民军第一军军长冯玉祥是一个信基督教的将军,然而却称自己是孙中山的信徒,他同中国人民的公敌张作霖签订了协议,反对自己的上司吴佩孚。他不仅经常出尔反尔,而且还像罗马的太阳神一样耍两面手法。因此,任何时候你都说不清楚他明天会有什么举动。”

  • 2009-11-19

    头脑风暴

    Tag:

    从上午到傍晚,整天在大芬村。晚饭后,头脑风暴到夜里11点。

    早上,去住地附近超市买水,发现深圳的超市里白酒种类繁多,全国各地的都有,跟北京不一样。

  • 2009-11-18

    特殊任务

    Tag:

    昨下午,在当代MOMA,看易立明《茶馆》连排,之后座谈,曾力、徐瑛、龚应恬、郝维亚等。

    昨晚,南新仓天下盐,老男局,六个天蝎过生日。估计得等到下一个星座,老六的生日局才算完。土摩托老师早就跟我说他从瑞典带回一瓶杜松子酒,直接从冰箱带来饭局,冰凉的,纯正好喝。

    改为今日早班飞机来深圳,带航班书两本,布雷德利《莎士比亚悲剧》和罗志田《激变时代的文化与政治》。坐摆渡车,奥巴马航组飞机都停在机坪,空军一号和两架护航机,一架运座驾的运输机。运输机极好看,想到基弗的飞机。

    飞机上翻航机杂志,“第一空姐”马鸿志回忆她的第一次任务,那一年她19岁,这也是中国空姐的第一次空乘飞行,1956年3月26日,乘客是贺龙元帅及随行。一上飞机,贺龙就说要交给马鸿志一个特殊任务,马鸿志压力巨大,不知是什么任务,结果,贺龙交给她一个鸟笼,里面装着两只鹦鹉,贺龙元帅要马鸿志教会它们说“毛主席万岁”,马鸿志在飞行途中,抽空教鹦鹉说话,临下飞机前,鹦鹉终于喊了一句“毛主席万岁”,贺龙给马鸿志留言:“服务周到,任务完成得很好”。

    中午到深圳,即开会至晚上,开会七小时。明天再去大芬村。

  • 2009-11-17

    大芬村和小岗村

    Tag:

    改革开放30年,大芬村和小岗村,一个深圳,一个安徽;一个从村到城,成为全球化产业基地,一个本为改革导火索,当今落后无比;无法不让人感慨。

    李零教授文《先秦诸子的思想地图》,从地理层面梳理先秦文化变迁,“先秦历史,武化革命,自西向东;文化革命,自东向西。”

    中国事,跟这党那党的没什么基本关系,东、南与西、北,各自有别,地理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