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21

    报道自己是困难的

    Tag: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读书记”专栏,今日

    《看见》,柴静新书,已经隆重面市。如果只用一句话描述这本书的主题,是柴静自己说的:“要想‘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因为蒙昧就是我自身。”
       
    作为柴静的亲朋好友,我在第一时间得到赠书。她在扉页上题赠:“你曾对我说,‘如果你不能报道国家,你还可以报道自己’于是,这本书。”
       
    我跟小柴同属“老男人饭局”,都是常委,经常在一起吃喝。酒酣之际,我常与她探讨业务。记得最常对她说的是,羡慕她,因为她处在报道现实的位置,做的是报道国家的工作,而我,只能报道自己。
       
    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查到2009年4月4号的一篇博客:“中国,从历史到现实,需要被调查和被报道,远远甚于被评论。追根溯源、呈现因果链条比什么都重要,真相让每个人自己去建构。民族主义的根源在于对历史的无知。中国需要大量报道历史、尤其是近代史的调查记者。少一些道德家,少一些时评家。中国叙事,需要‘报道’的思维、逻辑和方法,而现在,太多‘文化腔和文艺腔’的思维、逻辑和方法。如果你报道不了国家,报道自己吧。”
       
    柴静本业是央视记者兼主持人,服务过的栏目有“时空连线”、“新闻调查”、“24小时”、“面对面”和“看见”,都是新闻性的,报道现实的。可贵的是,她一直用文字记录自己报道现实工作的过程和得失。我是她博客的读者,一直追看。她在通过电视报道国家现实的同时,也一直在用文字报道自己。
       
    在中国,泛新闻领域,离“新闻专业主义”的标准,还有漫长的过程要走。新闻专业主义,报道和评论是分开的,是两回事。报道呈现关于事实和真相的信息,评论对此进行评析。在新闻专业主义方面,柴静算不上先行者,但她是坚定的践行者。

    报道,英文Report,我曾问过王佩,这个英文词的词源,他说有搬运之意,搬运和传递,不断反复。

    报道有六个要素:何事(What)、谁(Who)、何时(When)、何地(Where)、如何(How)和为何(Why)。这六项W,看似简单,运用它们进行报道,实非易事。报道国家的现实和历史,非常不容易;报道自己,则更为艰难。
       
    在我读来,《看见》这本书,区别于个人回忆录和名人书的地方,就是这部书的报道品质。
       
    说是报道自己,但柴静这本书不是写私生活,而是她的业务历程。柴静着眼的是,她在报道国家现实中遭遇的人,通过“看见”别人来“看见”自己。我读来感动的是,书中这些人,不是孤立和抽象的,而都是处于六个W中的人。

    这是这本书的结构魅力。拿到书,初读后,向柴静报告读感,很简单,“这是一本结实的书”。其实说的是结构。这本书成书之前,有幸读过某个阶段的书稿,最初的文稿大量来自她的博客。我担心会是一本“集子”,很多名人书都是“集子”。在我感受,“书”和“集子”的区别,在主题,更在结构。

    看到网友评论,说柴静是个用力的人。我当这是夸奖。生活中的柴静,对别人平和,对自己用力。不断完善自己,却不要求别人。这样的人,不应该致敬么?不断完善自己,就会不断纠结。这种用力和纠结作为一重结构,可以说贯穿全书。

    初读《看见》,感受到结构的结实,也感受到柴静付出的努力。在书中,报道国家现实的进程和“看见”自己的进程编织一处,齐头并进。那些她报道现实中相遇的人,她自己,和她对每次报道所做的反思,这三者,构成一种三角形的支撑。作为另一重结构,结实,油然而生。

    记得李宗盛老歌:“工作是容易的,赚钱是困难的;恋爱是容易的,成家是困难的;相爱是容易的,相处是困难的;决定是容易的,可是等待是困难的。”

    报道的使命是呈现真相和因果,不管是国家,还是自己,都如此。但真相不是某个结论,而是复杂的过程;因果也不是某种评价,而是多重链条。呈现它们,需要勇气,更需要态度和方法。

    透过蒙昧,看见自己。读柴静新书《看见》,感受到这样的过程和链条。想要说:评论是容易的,报道是困难的;报道国家是容易的,报道自己是困难的。

  • 2012-12-21

    说实话

    Tag:

    一直喜欢王副总理说话,看他刚在美国的完整演讲,还是喜欢。只是,不喜欢演讲中N次口水习惯词,“说实话”、“说真的”、“说实在的”。这种口水习惯词在国人说话中很常见,以示真诚,潜台词是:平时说的都是假话,这次说的是真的。

    不知道这种口水习惯词翻译成英文是什么?英语国家的人们如何理解?英语中有类似的表达么?

  • 2012-12-21

    硬话

    Tag:

    《财新年刊2013》,出井伸之说:“用不着为日本企业担心。日本没有失去20年,倒是利用这段时间完成了产业革命,反而是中国正在进入产业革命的后期。”引自王烁新浪微博。

    《三联生活周刊》51期,李亚鹏说:“这么多年我发现,拍过的戏没有一个是比我自己的生活更精彩的,那我还不如去过自己的日子吧。可以说这是我离开这个圈子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引自王小锋“李亚鹏:我很清楚这一生我要做什么”。

  • 2012-12-21

    末日

    Tag:

    支那人谈末日最可笑。身为支那人,降生之日就是末日。一直身处末日,何惧玛雅人的末日?漫长的中世纪啊!漫长的末日!勇敢做个支那人。

  • 2012-12-20

    将它们写满

    Tag:

    感谢杭州的mangojune和花十三楼大爷,又得三个“小协奏曲”大本,加上原来的“波菲利之树”,一共四本。

    明年,那座城市开埠170周年。170年,要记录、整理、分类的材料太多。专用这四个本子,要将它们写满。

    还有三个给俺的“小协奏曲”漂亮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