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31

    木心的一句

    Tag:

    木心《文学回忆录》,“一句”很多,摘录一些,如下。

    歌德诗如交响乐,拜伦诗如室内乐。

    所谓风格:由你来重新估价一切。

    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去破坏它。

    爱情显得好时,不是爱情,是智慧和道德。

    知识学问是伪装的,品性伪装不了的。

    王尔德说:耶稣是第一个懂得悲哀之美的人。

    艺术家是分散的基督。

    纪德在《地粮》中说:“要担当人性中最大的可能,成为人群中不可更替的一员。”

    在许多可能中找一个大的可能,塞尚找到了,大到自己完不成,那么多后人跟着去实现去发展。

    说尼采是哲学家,太简单了。我以为他是:一个艺术家在竭力思想。

    艺术,是光明磊落的隐私。

    莎士比亚对他的时代,毫不关心,他最杰出的几部作品,都不写他的当代。

    简洁是大天才的特征。在希腊,是典范。

    艺术家另有上帝。

    托尔斯泰的《复活》,笔力很重,转弯抹角的大结构,非常讲究,有点像魏碑。

    中国近代文学:琳琅满目,一篇荒凉。

    易卜生,他有自己的舞台世界和独到之处。他担当了一个人性的可能,而且是大的可能,而且发挥到极致。

    中国婴儿生出来屁股上都有乌青,打出来的那种乌青,那是因为孩子不愿投胎在中国,外国小孩没有这种乌青的。

    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原文约一百五十万字,全是主人公一圈套一圈的记忆。

  • 2012-12-31

    进程-2012,年记

    Tag:

    今天是2012年最后一天,又该写年记了。拉拉杂杂一直在写,先占个位,回头补上。

  • 2012-12-31

    2012书单-再续

    Tag:

    当当订书:(法)米特里《电影美学与心理学》、(英)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 (全两册)、马勇《清亡启示录》、《顾随诗词讲记》和(美)弗吉尼亚·赖特·卫克斯曼《电影的历史》(第7版)。

    亚马逊订书:彼得·海《十五年战争与日本电影:帝国的银幕》、(英)吉尔·布兰斯顿《电影与文化的现代性》、甄巍《向塞尚学结构》、 越后岛研《柯布西耶建筑创作中的九个原型》和爱德华·T·怀特《建筑语汇》。

  • 2012-12-31

    转型

    Tag:

    12月30日23时53分,胡舒立新浪微博:“转型是个沉重的字眼,是项高成本的战略行动,是成败莫测的伟大进军。对个人、对企业、对国家,均如此。”

    作为个人,俺的转型已近十年,还在进程当中。对此说,深以为然。

  • 2012-12-30

    读书,其实是读自己

    Tag:

    从记事起,就渴望“远方”。年少离家,到帝都读书;离开大学时,去了当时能去的最远的地方西藏;三十岁前后,有机会直观感受世界,美国、日本、欧洲等;四十岁前,多次自驾长途越野感受山河。四十岁,不惑,对远方的渴望最后都变成心里边儿的了,所谓“心中的远方更遥远”。这个更遥远的心中的远方,就是万卷书。四十岁以后,始读万卷书。

    读书这件事,急不得,急也没用。俺读书,起于少年时,不是四十岁后才开始。但是,有些书,时候没到,读了没用,读了也是白读。

    庆幸自己,该行万里路时,行万里路。需要读万卷书时,读万卷书。都没耽误。

    读书实在是私事。几年前,开始在博客上记书单,日记行为,为自己留下阅读轨迹。给报纸写“买书记”和“读书记”,一因编辑是友人,二可以用稿费买书。一直强调自己所写不是书评,是“记”。回想了一下,好像从来没有“推荐”过书,不公开推荐,也不私下推荐。不言“荐”,就是因为读书是私事。

    不同阶段,读什么书?为什么读?从不同的书中读到什么?说到底是读自己。

    比如最近,读木心《文学回忆录》,急行军似的读完。这是俺第一次读木心,他以前的创作翻看过,没有触动俺。这本不同。看到一些人评价木心,这个,那个。其实,木心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从中能够读到什么。

    读木心《文学回忆录》,俺的喜悦是,知道自己很多东西打通了。木心所讲,虽然以郑振铎《文学大纲》为底,言及世界文学(中外),但这本著作更重要的是木心对其所讲对象的感受。俺做了详细的摘记,这些部分就是俺读到的自己。把木心的读成自己的。

    比如,雨果不是木心的最爱,“他不是我的精神血统”。木心心目中,巴尔扎克高于雨果,他说巴尔扎克,“他的小说,忽然展开法国十九世纪生活。”

    与木心不同,俺喜欢雨果,甚于巴尔扎克。于俺,一部《悲惨世界》,胜过《人间喜剧》总和。

    木心讲雨果,所涉不多,但有一句:“雨果是公共建筑。”当即举大拇指!高人,高见!不服不行!此种见识,瞬间醍醐,一句足矣!

    对俺来说,木心这部著作中,这样的一句,很多,差不多每页都有。